江添白

令后魂动了谁懂

还是姐妹啊🥺

温婉白切黑年上✖️酷拽黑切黑年下!


随遇「F/F」

恋爱小番外,是个小甜饼。

@老板来碗面吧 的这一章 有联动!


一夜的休息。


容与醒来的时候仍有些浑身发软,不愿意睁眼,习惯性地抬腿压在何静嘉身上,右手不安分地摸到她的锁骨,再凭着本能咬一咬下颌,不出意外地把人给作弄醒了。


“醒了?”


晨起时嗓音低哑,何静嘉的尾音几乎淹没在空气中。


容与重新躺正,等到了与问候大致同步的早安吻,睁开眼睛,笑得眉眼弯弯,“醒啦,姐姐。”


何静嘉理顺她睡得蓬松的头发,轻轻按着她眉心的小痣,“有没有不舒服?”


“才没有,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嘛,昨晚除了陈然,没一个能打的,我一点都没醉。”


得意就容易忘形,容与急于在恋人面前表现自己,说出来的话自然有些飘。


“所以昨晚你是装醉?然后故意折腾我把你拎回来给你洗澡再把你抱上床的咯?”


嗅到了危险的信号,容与装傻,“没有,最开始,是,有一点点上头,后来,就,真的,醉了,就,我,就,断片儿了……”


没得到回应。


容与试图用八卦转移话题,一声“姐姐”被她叫得百转千回,整个人闪着无辜的光芒,“我告诉你一个八卦好不好……”


“昨天晚上的那谁和那谁,肯定有情况,一晚上黏黏糊糊的,秀恩爱是真没把我们当外人。”


她故意留了个白,希望引起对方的好奇,手臂蹭一蹭何静嘉的上身,“你不问问我是谁吗?”


何静嘉才不接她的茬,抱着腰把她翻成侧睡的姿势,右手隔着底/裤覆在小朋友很久没有被教育过的身后,幽幽开口,“我看昨晚你和乔余也挺黏糊的,我就接了个电话,一眼没看住,你就和人亲上了,恨不得当场就拜堂结婚。”


还能说这么长的话,还能开玩笑,看来只是在逗自己玩。


容与仔细评估了一下局势,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要结婚也是和你结嘛,和乔余,最多,最多拜个把子,我就是看她可爱,把她当妹妹,想多捏捏她的脸。”


“阿余可比你大好几岁呢,你还把人当妹妹。”何静嘉的额头轻轻碰在容与眉心,试图制止这颗左右旋转晃得她眼晕的陀螺。


容与,容与小陀螺多机智啊,立马停止转动,抓住她话里的机锋,反客为主不依不饶,“姐姐!你承认她可爱,还叫她阿余,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都没有叫过我阿与……”


自导自演顾影自怜的小朋友自然装不出自己想要的暗自神伤,也没能得到想象中的温声细语。


得到的。


只有何静嘉抽在她身后的巴掌,而且全部落在了左下那块丁点儿大的地方。


危险来的太快,来不及反应,也不敢反应。


容与生生挨了几下以后,绷紧的身体放松,“你看,你就是不爱我了,刚起床你就打我.....”


何静嘉仍不理会,依旧捡着那处皮肉抽。


容与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身后肿起了几道指痕,放弃了抖机灵,开始求饶,“嗷,疼疼疼......嘶,姐,我错了,我错了,你爱我的。”


“真的,真的,你特别爱我......”


“换个地方,换个地方打嘛,好疼......”


求饶似乎起了效果,何静嘉停手,替她揉揉已经发烫的皮肉,“你怎么错了?”


“我不应该装醉折腾你。”


“也不应该陪阿余玩,我应该陪你玩。”


“还有,我不应该无理取闹,我知道你最喜欢我了。”


何静嘉亲亲她眼角溢出的小泪珠,“早这么乖也不至于每次乱说话都给自己招顿打。”


“哎呀,这不是,话到嘴边了嘛。”容与回亲一下,“姐姐,你真的不想知道昨天是哪两个在谈恋爱吗?”


“扬扬和露露。”何静嘉给出了准确的答案。


这下轮到容与震惊了,“你,你怎么知道的!我以为只有我注意到了,毕竟,她们好像还,想避嫌......”


“爱这种事情,眼睛是藏不住的。”


对上何静嘉沉静的眸色,体味到这话的弦外之音,容与透着水光的眼睛开始躲闪,耳后连带着脖颈都羞红了一片,她忽然不知道怎么回应,选择躲掉这记直球。


于是开始煞风景,“那你猜,是她们先在一起的还是我们先在一起的。”


“这我不知道,反正肯定是我先揍你的。”没得到想要的回答,何静嘉开始欺负小孩儿。


“唔,你不许说了!”更加害羞的小朋友选择用亲亲来制止好姐姐继续往下说。


“好,我不说了,继续睡会儿吧,阿与小朋友。”


“我听到了!你叫我阿与了!”


——


反馈很重要,我会考虑要不要填完这个坑。


🥺就非常涩



「随遇」(F/F)

一个小小的摸鱼

回想我上次过生日还是上一次。

为了庆祝这一盛事,我决定更一小段。


容与身子一颤,下意识地就蹲下身去捡那几张被她撕得七零八落的纸片,越想越委屈,蹭得一下站起来,试图瞪大眼睛跟何静嘉讲讲道理,控诉控诉她的行为有多么的反人类反社会。

 

可惜哭了好几场又被折腾了大半天的身体不允许,还未来得及摆出一个英勇就义理直气壮的姿势,眼前的眩晕就让容与不由自主地往何静嘉面前踉跄了几步。

 

何静嘉扶了她一把,几乎是半抱着把她送到床上,用身体撑住容与让她坐好。

容与缓过劲儿来,又是委屈又是不甘心,错过这次跟何静嘉讲道理的机会四舍五入就是错过以后翻身做主的机会了!

 

何静嘉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捋着容与的脸,“缓过来了么?”

来自身体的不适感让容与有些烦躁,并不想说话,轻轻地应了一声。

 

“委屈了?”何静嘉轻轻按着容与的眉心,摩挲着她鼻梁上方偏左的一颗小痣。罕见的温声细语让容与整个人都有些脱力一样的委屈,睁开眼睛就是何静嘉白皙的手腕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容与眨眨眼,咬了上去,又不敢太用劲,只堪堪留下一道浅显的齿印微微发红。

何静嘉也没躲,任由她咬完才揪着她的鼻子,让她仰头看向自己。

 

“你属小狗的啊?”

“对啊,”容与理直气壮地答道,“我94的,属狗。”

在这个五年一排,遍地都是85花、90花、95后小花甚至00花的时代,94年确确实实是有点子尴尬在里面的,

 

“是小狗啊,那叫几声听听?”

这个仰头的姿势有些难受,容与也有点大脑缺氧,脑子里飞快得闪过各种各样的黄色废料,最后落在了曾经看过的段子上,重复了一遍,“是小狗啊,那叫几声听听。”

话音刚落,两个人都有些沉默,三十秒后,何静嘉反应过来,直接把还在装傻充楞的容与滚了滚,摁在了床上。

 

“错了,我错了,嘉姐......”容与自知理亏,偏过头就要躲何静嘉的攻势,嘴里还不忘求饶,整个人滚了一圈,顾不上身后牵动的伤,拽住床边的两个玩偶就往脸上挡。

 

星黛露和米奇,她最喜欢的。

 

“不许挡,过来。”何静嘉站起来,整个人俯视着试图把自己的脸藏进玩偶里的容与。

 

容与听话地扔掉玩偶,离开安全区,蹭着床面跪坐在何静嘉面前,刚稳定一点的情绪又有收拾不住的趋势,她抬头,几乎肿成单眼皮的眼睛看向何静嘉,试图把眼里的泪憋回去。

 

“小狗怎么叫的?”何静嘉轻轻拽住容与的耳朵,往前揪了揪,像是在威胁。

容与不情不愿地“汪”了一声,眉眼耷拉着,往前挪了挪,“对不起嘛,以后不咬你了。”

 

“要不你咬回来?”

 

她试探性地一问,何静嘉有被她整个无辜且无语到,小心地用指肚擦掉容与眼角细碎的眼泪,又揉揉她发肿的眼皮,试图把双眼皮揉出来,“我又不是你,多大了还咬人,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容与配合地仰头,不曾上过妆的脸有些苍白,“跟容易学的,容易,就是我家的狗,是一只小柯基。”

 

话一出口又忽然意识到,抱容易回家的时候,正好遇上何静嘉特出的电视剧上映,剧里的名字就叫容易,时至今日,容与已经忘了自己当时是怀着怎么样兴奋的心情点点狗子的脑袋赐名,“以后你就叫容易了。”

 

但是她现在的心情是后悔。

 

为了不让何静嘉多想,容与补了一句,“是跟我姓容,跟你之前演的那个角色没关系......”补完这句更后悔了,她为什么要提醒何静嘉呢!

 

眼看着容与越说越离谱,何静嘉索性把她捞过来,几巴掌按在屁股上,“跟我没关系?”

 

有些吃痛,容与嘶哈一声,忙不迭求饶,“有关系有关系,当然有关系。”

 

“有关系么?”

身后又挨了几下,容与一时间不知道到底应该是有,还是没有关系,自暴自弃,“有,你是姐姐,他是弟弟!”

 

“他以后就和你姓,就叫何容易。”


(想要一些评论!!!!)


随遇真的是我的舒适区

我看得开心写得开心吐槽得开心

如果能不年更就好了。

「随遇」(F/F)

前文

容与眼泪汪汪地被赶去洗漱,报复性地用着何静嘉的护肤品,心里的郁气还没有消解完全,看到餐桌上的清汤寡水就更不开心了,何静嘉太知道她讨厌吃什么了。

 

“那个,我不是很饿,先不吃了吧,我能回家吗?”她说得小心翼翼,生怕再惹何静嘉生气。

 

何静嘉看都没看她,“不吃就去看剧本,后天我带你去苏迩那边。”

 

那就是还要在这里待两天,容与下意识地拒绝,“那多麻烦您啊......再说了,我东西还在家,直接去剧组不合适吧。”

 

“会有人给你送过来的。”

 

“哦,那,谢谢嘉姐了。”容与感动又不敢动,默默地找到昨天自己较劲儿的那块地方,翻开了新到手的剧本。

 

身后的伤坐下去倒不是很疼,但总归是不太舒服的。

轻轻碰了碰尚带着肿意的小腿,容与委屈地皱了皱眉,她好像需要被哄一哄。

 

也许是何静嘉的特殊关照给了她一些希望吧。

多得是现队友前队友台上情同手足团魂炸裂恨不得今天一起进洞房明天大家子孙满堂台下互相内涵明涵视对方为一生之敌手牵手一起走,谁先掉队谁是狗。

 

如果说镜头前的亲昵还能归结为前队友们的打工营业,那么镜头之外呢。

何静嘉确实没有必要记着她随口说出的想吃火锅,也没有必要给她这些她可能这辈子都接触不到的资源。

 

可是要说何静嘉对她好吧,似乎也没感觉到多少,自己更像是她的一个小玩具,开心的时候逗几下,给点甜头,不开心的时候打几十下开心开心。

 

越想越觉得委屈,容与恨恨地把书页一抖,咬牙切齿,“等我红了,等我红了我也养条鱼,天天给她资源逗她玩!”

 

做着一夜爆红的梦的小演员很快就发不出这样的感慨。

又饿又困又委屈的容·撕日历的小女孩·与窝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后没几分钟就被何静嘉推醒了。

 

“坐着太舒服了?”何静嘉拎着平板仿佛拎了块板砖下一秒就要砸上来一样,就,特别像,女流氓......

 

容与不合时宜地傻笑出声,惺忪的睡眼弯弯,很快回过神来,整肃了表情,“没有,就是,有点困......”

 

“过来,我看看......”何静嘉扶着肩让容与坐起来,用下巴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确认过没有发烧之后才稍稍放心,“困了就跪地上看,醒醒神。”

 

容与尚未来得及体味这短暂的肌肤相触,就被下达了命令,整个人都有些无措,“我......我不困了,真的,我我......站着看可以吗?”

 

何静嘉默许了她的请求。

 

乖乖顺顺站起来的时候,身后的伤仿佛粘在了沙发上,一瞬间的疼痛让容与思维有些放空,她喘匀这口气,偷偷瞄了一眼,大着胆子往前蹭了几步,站到何静嘉身边。

 

后者刚戴上耳机,偏头看见不断向自己靠近的小姑娘,有些失笑。

容与今天穿的是从她这里薅来的白色掐腰小吊带,松松垮垮搭了一件淡紫色的短裤,这种品牌方送来的当季的衣服不太符合何静嘉的风格,向来都是过后捐出去的,但是容与这么乱穿反而很可爱。

 

“去那边站好,过来干什么。”

 

容与也说不清自己过来要干什么,但是当她看到何静嘉很随意地点开一部上世纪的电影来看的时候,瞬间觉得自己找到了过来的理由。

 

“我,我,也想看电影......”“不行。”

 

“为什么你能看电影,我只能背剧本啊。”被拒绝的十八线待爆小糊花嘟囔着提问,越说越理亏,“好......好吧......”

 

“那过来一起看吧。”何静嘉今天意外地好说话,开了投屏,冲她勾了勾手。

 

容与听到这话开开心心和她坐到一块,正犹豫要不要靠近一点的时候,整个人都被何静嘉揽到了怀里。

当事人有些后悔......白瞎这么大地方了,她怎么就鬼迷心窍非要和她坐一起。

这种自我谴责在何静嘉的手顺利地摸到她尚在发疼的身后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容与的心猛地一沉,“姐......嘉姐......”

 

“给你揉揉。”何静嘉难得的善心显然没有被容与get到。

容与全身都在拒绝,只是忍着没敢动,“没,没事了,已经不疼了,真的......”

 

“不疼了呀......打得轻,那下周一过来我们把屁股打开花?”

何静嘉的声音很低,但是奈何容与离得近啊,上扬的尾音几乎要钻进容与脑子里,天知道她昨天疼疯了答应了这位点什么。

 

“不,不了吧,看电影,我们看电影。”

何静嘉收回手搭在容与裸露了大片肌肤的腰上,也没有继续话题,“认真看。”

 

认真看是不可能认真看的。

这种无聊的文艺片实在是太催眠了,哪怕是何静嘉在身边,容与还是无法集中注意力。

好不容易等到结束,容与恨不得立马站起来去看她的剧本,好歹能看懂。

 

下一秒这种热情就被何静嘉浇灭了,“两千字影评,手写,晚上给我。”

?????

 

容与很想问一句你怎么不写,是也看不懂么,但是不敢。

拼拼凑凑断断续续磨磨蹭蹭涂涂改改写到下午四点多,容与觉得自己快要羽化登仙了,昨晚的火锅吃的没什么意思,早上又因为挑食被赶去看剧本,虽然剧本也没看几页,但是现在......她真的饿了,女明星也有吃饭的权利的!

 

为什么不吃午饭,是不喜欢吗?

因为何静嘉不许啊。

 

容与勤勤恳恳战战兢兢呕心沥血废了多少脑细胞写出来的东西在何静嘉面前只过了一眼,“字写得还没小时候好看。”

 

就这样?就这样?容与气得眼眶都红了,她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长大以后的星途虽然不算很顺利,但是好像人生所有的苦都是在何静嘉这里吃的。

 

小宠物还会咬人呢,容与,容与也咬......

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把眼泪憋回去,“那,那我去,房间看剧本了。”

 

确认了何静嘉没有跟过来,容与盯着手里被攥出几道褶皱的信纸,有意识地撕扯了几下,反正也是没用的东西。

泪水随着散在地上的纸片决堤而下。

 

“你在做什么?捡起来......”模糊之中,是何静嘉不带感情的质问。

 

 (千辛万苦倒腾出来的文呢) 

 

 

 

 

 

 

 

 

 

 

 

 

 

 

 

 

 

 

 


FF社区第一届征文大赛

整点新鲜玩意儿

Female Utopia深夜电台:



FF社区第一届征文大赛




想让心爱的太太为你的文写长评吗?快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吧!为庆祝严肃文学探讨社区突破九百人,我代表管理组宣布,FF圈第一届征文大赛正式启动!




【第一期征文主题】“圈”


     “圈”


       老旧铜钟上的齿轮咯吱咯吱地转响,挂历上泛黄的纸页撕去了一张又一张,从论坛、到贴吧、到lofter,再到这里,我们的手机更新换代,我们的年龄每岁渐长。我们笔下形形色色的人物,因为“圈”的维系而碰见彼此,又几度因为“圈”的震荡而分崩离析。


       她们,是不是也有自己的“圈”呢?


小丑在众人的嬉笑中跳过火圈,警署中干练的女警指挥着同事的包围圈设下天罗地网,民国大上海的交际花在名流的社交圈中游刃有余,古代闺门的女孩穷尽一生跳出了原生家庭的泥潭……


       有人说,人是社会的总和,“圈”是我们的圈子,也是所有人不可避免的人生。


       请以“圈”为主题,尽情地创作吧!


       即日起至2021年8月23日,为期一月,长短不限,凡是参赛者人人都可以得到评委组量身定制的长评哦!优胜的文章,我们会给予首页加精等推广鼓励。优胜者还有机会参加后续推出的电台录制活动,分享创作思路,让更多的读者看到作者的用心。




热爱不熄,创作不死!




同时招募评审组,详细规则欢迎火速加入我们的社区查看: